半田計劃

蔡國傑,線性土地拍賣計劃,尺寸可變,土地地契,2004,臺灣
Cai Guojie, Linear Land Auction Program, Variable Size, Land Title, 2004, Taiwan

2005年,永康街20號倉庫,台灣臺北


在 2004 年,我便構思了《半田計劃》的想法,作品從臺灣出發、之後到澳門以及意大利、香港……等各個地方展出,逐漸將其作品形式具體化並演變呈現出來。

經過初步的基礎構思,以及汲取在臺灣展出的經驗後,我便開始思考作品的形式狀態加強社會性的內容,以售賣都市土地規劃、重劃標線,將售賣土地的費用集中購一土地,以將當初拍賣這些線性空間土地具體實現化。

半田計劃

2015年,牛房倉庫,中國澳門


2015 年透過澳門牛房倉庫的展覽,我便以展覽場地為中心的地籍圖,標示出界線之間的線性空間,簽訂並行使地契取名的權力,以呈現概念藝術作品的形式過程。展覽期間簽訂了六個線性空間,一共有六套地契權狀於展覽場地展示出來。

半田計劃——不可能的郁金香

2018年5月,Le Murate,意大利佛羅倫斯


《半田計劃》駐佛羅倫斯 策展人Livia Dubon 文

2018 年,我再次以《半田計劃》參與意大利佛羅倫斯 Le Murate 的展覽,本次將作品的規模擴大,模擬佛羅倫斯的地產辦事處,以售賣 Le Murate 周邊的線性空間。場地佈置方面,我利用展場房間作為「半田駐佛羅倫斯土地計劃辦事處」,與買家簽訂土地買賣合約;房間外的走廊在外牆及地板上均佈置了展場附近及整個佛羅倫斯城市的地籍圖,以供買家挑選地段;走廊側邊則準備了土地買賣公告,以顯示已購買的地段,將《半田計劃》整個概念藝術更完整地呈現出來。

半田計劃

2019年1月,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中國杭州


本計劃,是從一個土地界分的概念思考開始的。我們從地籍圖上的土地界分 中可以看到,自然地在進行土地劃分的時候,區分出我們看到的土地界標。《半天計劃》是一個標示出界標間性空間的行為。我們可以這樣理解:當一塊土地劃分為A、B兩地的時候,A、B兩地的界線,它不是交集,而是屬A、屬B的雙線並置,那麼,並置的兩分界線之間的空間,不等於零,而是趨於零。如此,每劃分土地的同時,就會出現此間性空間。

而《半田計劃》,就是要將此間性空間作為簽定屬權的對象,進行一個空間土地銷售計劃。作品計劃中,參與者可以為地籍圖上的自選界線和藝術家(界線管理師)簽定權狀,並透過這整個過程標示出該間性空間的權能實存。

半田計畫,蔡國傑、土地地契、地籍圖、壓克力板、乙烯基印刷、發光二極管鏈,120 x 45 cm x 5,總體尺寸可變,2004-2018
半田計畫,蔡國傑、土地地契、地籍圖、壓克力板、乙烯基印刷、發光二極管鏈,120 x 45 cm x 5,總體尺寸可變,2004-2018
半田計畫展覽效果圖
半田計畫展覽效果圖

半田計劃——靠山 公園豪宅

2019年2月,NIDO Asia,中國香港


《識閾與換位》 策展人 陳貺怡 文




半田計劃——靠山 公園豪宅 總契

2019 年,我在香港的個展《靠山.公園豪宅》,是和珠海的南福地產公司合作,把珠海的地產項目:靠山.公園豪宅,移到香港來販售,並得到公司有 效的員工證,售賣樓層"層界"。 (中國土地全部都是國家的,人民可以向國 家租借 70 年的使用期,所以這次計劃不賣土地,轉賣樓層之間的隔層誤差) 導入真實的地產商和地產項目進到藝術空間,觸及權力分權的內容,地產項目 (標的物的模式)和整個銷售系統也是作品的內容。

半田計劃——自成徑|臺灣境派藝術 系列三

2019年3月,伊通公園,臺灣臺北


半田計劃——界權地政事

2019年5月,伊通公園,臺灣臺北


半田計劃——界權地政事 總契
半田計劃,蔡國傑,尺寸可變,土地地契,台灣台北,2019

作品開啟「分權」的內容

聘發「授權書」:代理執行地政事務


臺灣的行政

以 財務簽證 為例:對外(國際) 設「會計師」;對內(內政) 設「記帳士」 而 土地事務 :不對外,所以沒有相應的職務(沒有 xx 師,只有 xx 士)。

而本作品的職務,在此概念基礎上,設「界線管理師」對外(國際) 及「地界地政土」對內(內政)

界線管理師 & 地界地政士

「政府文件」界線管理局&臺北市中山地政事務所

總契

每一次的項目,都會有一張「總契約」,契約的兩旁可以看到總共簽約的份數

差別取價:「伊通公園」的高價位

伊通地界一段(地號 89 :前、後、左、右,共四段 ),A4 地籍圖、權狀、授權書,紙本,2019

價 格:新臺幣 NT $88,888
全部售罄


伊通附近地界,A4地籍圖、權狀、授權書,紙本,2019

價 格 :新臺幣 NT $8,888
售出7段

誤差填充:誤差的量體化

建構土地機制中的"誤差"模型

澳門某處的住宅房內,在拆掉一面舊牆修漏水時,舊牆裡面竟然迎面露出一面16世紀的古老牆體,修完漏水後,屋主留下古牆當作自己家的牆面,這個屋主的家變大了。
我們可以進一步的想,比張開雙手還要寬的古牆,以及現在手掌寬的牆面,在地籍圖上,都只是一條線表示,明顯存在著誤差。

本作品乃將拆除的部分,透過3D掃描,重新列印出來,我們把作品理解
成,被挖除的部分,經填充之後,出現在我們面前 ,這樣的誤差填充,得到
了誤差的實際量體。

誤差填充,蔡國傑,104 x 156 x 54 公分,3D 切割發泡聚苯乙烯,2019(臺灣臺北伊通公園)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