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田計劃——家園II

2020年1月,的里雅斯特當代藝術推廣基金會,義大利的里雅斯特


〈回歸〉文/楊春萌




兩地互連即時簽售

這次的里雅斯特《家園》項目,藝術家蔡國傑受的里雅斯特當代藝術推廣基金會(Foundation of Trieste contemporary art)的邀請,和ICS(Italian Solidarity Consortium)的「的里雅斯特難民辦公室」(Office Refugees of Trieste)合作,在Tommaseo工作室(Studio Tommaseo)與19名難民聯線,通過互連網即時視像,買家與賣家面對面進行地界所有權轉讓的契約簽署儀式

活動開始,藝術家邀請難民朋友把他們早已離開的「家」畫下來,並標示出附近的街道或景物,爾後簽署地契,通過掃描傳到地球另一端的藝術家手上,並由界線管理師(藝術家)簽署、蓋章、標注日期之後,再掃描即時傳回他們的手上完成簽售。現場最後,他們拿著自己所出售的地界,去逐一介紹分享自己的家和經歷。



半田計劃,蔡國傑、Arslan,尺寸可變,土地地契、繪畫,義大利的里亞斯特,2020

Arslan,巴基斯坦人,獨自一人花了三年時間前往義大利途中,經常沒有吃喝超過一個星期。父母親友都在巴基斯坦,現在沒有工作。

半田計劃,蔡國傑、Matteo,尺寸可變,土地地契、繪畫,義大利的里亞斯特,2020

Matteo 在奧地利出生長大,地圖中左下家是他的家,上方有鐵軌,他要賣的便是鐵軌上用紅線標注的界線。Matteo 說國傑的專案讓他想到小時候經常在鐵 軌邊上玩,家長常告誡他不要越過那條鐵軌,很危險,所以他每次去玩都會很小心不去碰觸那條邊界線。現在他把這條小時候認為的「邊界線」賣給藝術家。

半田計劃,蔡國傑、Moussa Sylla,尺寸可變,土地地契、繪畫,義大利的里亞斯特,2020

Moussa Sylla,來了義大利六年。原來在塞內加爾做機械工人,因為不喜歡那 邊的工作氛圍,而且賺得很少,所以他請了五天的假跑到法國,後來因為法國 對難民的政策收緊,通過法國又來到義大利。學了四年義大利語,現在在一家石油公司做工人,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希望在這裡停留下來。要售出的是房子界線,圖為父母出生居住的山村,他自己也在這個房子裡出生。

半田計劃,蔡國傑、Naveed,尺寸可變,土地地契、繪畫,義大利的里亞斯特,2020

Naveed,巴基斯坦人,在那裡讀了十二年的醫學專科,發展還不錯,但他想更好,所以在兩年前遠赴義大利。現在非常難得在當地找到以英語教授義大利語的課程,希望在通過考試後能在義大利的醫學院深造。

半田計劃,蔡國傑、Shahzaib.M,尺寸可變,土地地契、繪畫,義大利的里亞斯特,2020

Shahzaib.M,巴基斯坦人,今年19歲,當時他剛到義大利,一人在路邊生活,穿得很破,沒有鞋子,沒有工作,甚麼都沒有。被熱心的同鄉在馬路上發現並幫助了他,他現在在學義大利語,也在學縫紉,希望習得一門手藝謀生。他售出的是地圖上用紅點標出的地方,那些都是他在城市中「住」過的地方。

半田計劃,蔡國傑、Mohammed Jawad,尺寸可變,土地地契、繪畫,義大利的里亞斯特,2020

Mohammed Jawad,現在和妻子以及三個孩子在義大利生活,沒有工作。因 為義大利的新政策對難民和移民的福利緊縮了很多,所以現在在義大利生活對 Mohammed 而言相當不容易,工作找了很久都不成功,還要養家,講到哈薩克 斯坦斯坦的家,他就流淚了。 Mohammed的國家有很多政權的動盪,家裡的親戚在戰亂中就死了七個人,包括他的哥哥姐姐,為了生存和安全,他便帶著妻小逃到義大利。但其他的親戚 還在哈薩克斯坦,政亂持續,Mohammed 所屬的少數民族在國家中一直被 排斥,政府更暗地在趕盡殺絕。生活還是要繼續,他表示起碼現在一家人能夠安全,但每天都想到親戚在那邊過得不好,心裡很不好受。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